中等年纪

上两个周,我大学朋友Z来日本找我。

在东京,晚上大约两点左右,我们继续了可能是四年以前的对话。

四年以前,我记得我们俩和另外一个朋友,三个人坐在商场的咖啡厅喝下午茶,点一些拍照好看但根本不好吃的点心。精致小巧的蛋糕和果冻之类的东西,整齐地罗列在一个小塔上。那个时候随口聊到了各自的家庭。当提到我的朋友Z时,她说:“我的故事太沉重了,还是不说了。”说完她望向咖啡厅楼下的滑冰场。我低头捧着奶茶,和另一个朋友都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没有人再接起这个话茬儿,转而去讨论学校的八卦新闻,娱乐和一些轻松的话题。

我想是那时候多地是轻松的话题,所以逃避很容易。只会因为作业和学校的事发发牢骚,下了课大家就一起...

2018-12-12

四个月

或许人活得越久越会陷入一种重复。我看越来越多的电影和书,试图用别人的人生丰富自己的人生,终究难逃过千篇一律的重复。

近些日子的我,像一块海绵,一点一点吸收的悲伤、迷惘和委屈,终于像是要漫溢出来,静静放置在那里还好,可只要一触碰便会哗啦啦地倾泻下来。看任何电影都会轻易地感触伤情,非常古怪的理由也可以轻易地伤怀。

有人说,是我太认真了,所以积累了压力。我想一半说得对。或许我不那么认真,轻易地推卸掉责任,高兴了就谈一些不重要的恋爱,把什么都看得轻,把一切当做游戏,可能会轻松很多。

我把重要的事都推开了,直至最后它们还要试图踩我一脚。我意识到除了父母,人和人之间只有利益的关系,不用歌颂园丁也不用...

2018-12-08

天目湖的鱼

【装修】

清晨八点开始敲敲打打,一直到下午六点。经过将近半年时间,我所租住的公寓边上,拔地而起一所白色砖墙的新公寓。

根据他一纸单方面抱歉的通知,装修要持续到明年的二月才完工。考虑到我所剩四个月便要离开,实在不想劳心去看房子搬家、迁移住址,只有选择忍耐。

这半年内我遭受的噪音干扰几乎是让人抓狂的,因着我住在三层,而那新公寓也建在三层。那电钻和锯子也近似于在我脑袋上挥舞。搭基架的时候,我一推开窗就是工人在我面前走动,连谈话的内容都听得一清二楚。于是我半年没有拉开过窗帘和窗户。

唯一的好处是趁着嘈杂,也可以弹一会儿吉他。只是最终噪音还是战胜音乐和灵感,我捂着脑袋败下阵来。

更久之后,这种...

2018-11-14

《一起同过窗》幼稚又美好的青春流水账

平时和大家分享电影和音乐,这一次我想分享一部电视剧。可能小众到大部分人都没有听说过,即使听过也不屑于看,即使看了也未必看得完。因为这部叫做《一起同过窗》的青春剧实在是太,太,太流水账了。所以这一期也并不是要推荐大家去看,只是这部2016年在网路上播出了第一季,2017年播出了第二季的电视剧,我昨天刚刚补完,有感而发谈一谈关于青春的一些小想法。


说实话,它确实没什么营养,真的就是大学生活的流水账而已。可就像本片第二季结束时叶老师说的话一样:“大多数人在大学的时光里没有那么多的伤春悲秋,有的只是挥霍不完的精力。”其实大学的时候真的没想过太多事情,尤其是头两三年,感觉就是玩一玩就过去了,每天主...

2018-09-10

二十四

每年在生日的时候我都会写一篇文章。今年似乎是个例外了,有一些要忙的事情,心里很充实所以也没有强迫自己一定要去“反思总结“这一年。再者在自己家的时候有一个本子专门用来写日记,经常一写一整页,所以一些想法也就没有零零散散地飘着,很好地给他们安置了。

你要说迷茫,那肯定是有的,但是不会特别恐惧也没有特别烦躁。我觉得这一年我最重要的是接纳了我自己,不再感觉自己非常不稳定,比较像风暴卷起的沙子慢慢平息,再慢慢沉淀变得稳固的一个过程。认识我的人其实都会觉得我无论在性格和外在都会逐渐有一些变化,这也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吧,无论如何都要有一些进步。我愿意表现地更好一些,不是为了一个场合或者别人,也是为了我自己愉...

2018-08-30

HK记事

从日本飞到香港,只要短短四小时。

回程的飞机上看了王家卫的《旺角卡门》,以前也看过一些电影频道播出的香港电影。但可能因为这次真的住在九龙一星期,以他为背景的电影才开始觉得亲切。

我觉得这才是电影的样子,镜头下的皮肤能看到毛孔,妆容简单朴素,不管是小弟大哥之间的感情,还是男女之间的爱情,都是浓烈有真实感的。不似现在太多电影,梦幻甜美的滤镜下,精致的脸孔,精致的样板房里演出一幕幕剥离于生活的霸道总裁。男男女女眼神里既没有情,也没有欲,就什么都不是,一张平面背景。


现在这么大量的脱离于现实的“梦幻”剧集,相较于传播信息,已经更多的使命在于使人沉湎和麻木。生活未必总是美的、精雕细琢的、一尘不...

2018-08-29

我们真的能对人造人产生共情吗?——西部世界第一季思考

西部世界第二季来了。当时刚刚看完第一季的时候我还记得自己说没想到要等到2018,太久了。看起来遥远的2018也都过了三分之一了。

心情上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记忆倒没有说谎,上一季的内容忘了个七七八八。前情提要的部分有一种要忆起前世今生的感觉。在一个可以脱离道德伦理和法律常识约束的情况下,人会不会暴露出最恶的一面。答案是肯定的。或者准确的说这个几率非常的高。

有意思的是现实中HBO也期间限定地做了一个真是的西部世界theme park,还原了一部分剧中的场景,并且由演员来扮演西部世界中设定的角色。听了记者讲述他进入主题公园见闻,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进入公园门口的一个“人物”,相当于迎宾的一个角色,...

2018-05-04

坂本龙一的family history

第一次看family history这个节目,做得特别好!看完第一个感受是人的命运和时代无法分割,但即使再平凡的出身或者波折的命运,也不能放弃向上的冲劲。尤其是学习生涯特别重要。

命运都是一个齿轮扣住一个齿轮的,当你从头回顾的时候,只觉得一切都那么巧合但又那么适当。我看得特别有震撼感。凭着印象写一下。就不按照节目组寻找线索的顺序了,虽然这部分也非常奇妙,百年前的资料都能找出来。我按照正常顺序捋一捋。

首先讲了坂本龙一的曾祖父,出身于一个偏远的小村落,曾经是做“足軽”(あしがる),“足軽”是日本近代武士集团下最低级别的士兵。后来想去大一点的城市讨生活,就去了当时贸易交通连接处的一个稍大些的村...

2018-04-23

要多一点宽容和真诚

我想通了,人还是要追求一些纯粹的东西,即使它那么稀少那样罕见那样如同传说和经过太多粉饰,说道此又有些不相信真善美的意思了,但到头来还是应当追寻真善美的东西。保留心底的一份干净和纯真。

的的确确,人会是市侩或者狡诈的,有时也是无情而冷漠的,但没道理去共情每个人的感受,也没理由要求别人去体会我的感受。其实这要求很难做到。一方面对别人要尽量地宽容帮助一方面对自己要尽量地理解安抚。我很难不用理性去控制整个事情,最后我会怀疑我是否真诚对人对己。

有一阵子我试图非常洒脱,做一些非常洒脱的事情,但是由结局看起来我自己并没有能认同这样一个方式。但总归是一个尝试,年轻时候尝试不一样的生活好过年纪大时候发神经...

2018-04-04

胡思

最近在看另一本哲学书,也让我思考了很多一直想写但没有写的事情。

哲学家提出的一些思想总是比较极端,因为他们必须得提出一个确切明白的论点,而不能摇摆不定选择一个平衡。而实际上人是复杂的。人虽然区别于其他动物在于有主观思考、道德和伦理意识。但同时人又被生理性,本能的动物性所影响。

【存在主义】

我相信存在主义。存在主义的基本立场是,人类是孤立无援的存在——处在没有上帝,没有命运也没有计划的世界里。

加缪认为,人类是孤立无援的存在——处在没有上帝,没有命运也没有计划的世界里。他认为,荒谬性建立在这一组对照上:人类会寻求意义,会追求目标,会为自己打算,实际上却处在漫无边际、没有意义的宇宙...
2018-03-08

I must study politics and war that my sons may have liberty to study mathematics and philosophy. My sons ought to study mathematics and philosophy, geography, natural history, naval architecture, navigation, commerce, and agriculture, in order to give their children a right to study painting, poetry...

2018-01-13

张爱玲小说中的爱情观

《倾城之恋》里白流苏对范柳原说:

“你最高的理想是一个冰清玉洁而又富于挑逗性的女人。冰清玉洁,是对于他人。挑逗,是对于你自己 。如果我是一个彻底的好女人,你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我。”

女人何尝又不是抱有如此非分的妄想。恨不得出现一名绅士,对外是懂得保留距离冷漠疏离的,独独对自己温柔体贴又百般逗趣。但事实是一旦一位男士懂得巧言令色的本领,又由此得到了好处,不免得沾沾自喜而时常拿出来显摆一番,以至于变为一种习惯和本能。

事实上如此在平凡人眼里却反而显得出类拔萃了。平凡人的生活没有波澜,既没有事件上的波澜,也没有心灵上的波澜。如此一来兀地出现一人,既给予你心灵上的甘霖,又用诸多...

2017-12-30
1 / 10

© BREATH | Powered by LOFTER